AAA

【舅夜/康ben】朔月(十)

真好 我是跟你一起白的头

柒鲤子酱:

你们根本不懂,为了忍住不写让他们彼此错过的结局,我废了多大劲。


——布糕诗·舞宁丝·依


前文走        


日常打广告的朔月印调~




苏汉伟side


三个人架着不省人事满嘴胡话的陈圣俊好容易歪歪扭扭回到了酒店——准确来说,是向人杰架着疯狂剖析内心给苏汉伟花式告白还动不动就想来个飞扑的陈圣俊,南东贤一边笑一边拽着耳廓通红挣扎着要上前揍人的苏汉伟跌跌撞撞到酒店的。


终于到了房间门口,向人杰故技重施想把陈圣俊直接扔进苏汉伟房间,被苏汉伟冷着脸一把拦住:


“向人狗你想干嘛?”


“嘿嘿,”向人杰把陈圣俊随便往地上一放,“这不是怕您晚上无聊,缺个人打牌嘛。”


“东贤不会陪我打吗?”


“东贤会给你送牌吗?”


“……”


双方势均力敌地对峙了一会,最后以苏汉伟一个上天的白眼和一句“把这个傻逼给我扛回隔壁,今晚要是再让我看见他你们俩回去就会一起出现在学校食堂的泔水桶里”分出了胜负。


向人杰看着苏汉伟认真的眼神,情不自禁就后退了一大步,差点踩上身后正趴在地上乖巧地对着地毯说“苏汉伟喜欢你~”的陈圣俊。


“……那,东贤来和我一起照顾骚……”向人杰做出了让步,企图最后挣扎一次。


“东贤进来,我有事找你谈。”苏汉伟径直迈进了房间,看都没看向人杰一眼。


南东贤耸耸肩,给了向人杰一个“我也没办法”的表情,就亦步亦趋地跟了进去,徒留向人杰在外欲哭无泪的时候,小辅助突然探了个头出来。


“人杰哥,摩天轮上我很开心哦。有机会的话,要继续吗?”


轻快上扬的语调,配合着南东贤无邪又灿烂的笑容,瞬间把向人杰控在了原地,他刚要张嘴,南东贤就砰一声关上了房门。


向人杰蹲下身,揉了一把开始在地上打滚的陈圣俊的头,严肃地开了口:


“别定作战计划了,里面那两个妖精,我们一个也对付不了。”


陈圣俊:“嘿嘿~苏汉伟真的可爱~”


向人杰搀住他一只胳膊:“是是是,小伟可爱,你先和我回房。”


“比东贤要可爱~可爱一千倍~”


向人杰松开手,把陈圣俊的头按进了地毯里。


 


无论房外两个怎样作妖,酒店良好的隔音效果也给了苏汉伟和南东贤一个绝对安静的谈话环境。苏汉伟几度张嘴,但对着自己对面手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一脸真诚望着自己的南东贤,却又什么话都问不出来。


“汉伟哥,你想问圣俊哥喜欢你的事吗?”最后反而是南东贤笑吟吟地开了口。


“恩……是,也不是吧……”苏汉伟支支吾吾,最后脖子一梗,闭上眼满脸通红大声问,“为什么说他喜欢我,还……还有认真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喜欢你啊,那种喜欢,”南东贤凑上前,神神秘秘凑到苏汉伟耳边,“想要娶你,和你上床那种喜欢。”


苏汉伟猛地向后仰去,差点从椅子上翻了下去,幸亏南东贤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了他,才避免了他的后脑勺和地板的亲密接触。


“南东贤!你刚刚是在调戏我吗!你你你你居然是这种人!”


“哈哈哈对不起汉伟哥,”南东贤收回手挠挠头,又恢复了那副乖巧的邻家弟弟模样,“我认真我认真。”


“哼。”毕竟是整个寝室最得小霸王宠爱的人,让苏汉伟恼羞成怒的南东贤身体上居然没受到任何不可磨灭的创伤,仅是一声冷哼就让这件事翻过了篇章,南东贤一瞬间隔着墙都仿佛听到了陈圣俊的呜咽声。


“你看,圣俊哥对你一直是有求必应的。”南东贤正经起来,揣摩着中文组织语句给苏汉伟解释。


“那是他当狗该做的。赵志铭也这样。”


“他还会毫无怨言地主动接过你不愿意做的事。”


“那还是他应该做的。赵志铭也会被我逼着这样。”


“他经常夸你可爱。”


“那是因为我本来就可爱。”


“他只喜欢粘着你,无时无刻不想和你在一起。”


“那……那赵志铭……”苏汉伟第一次结巴了一下,因为赵志铭确实没什么和他黏在一起的兴趣,自从有了陈圣俊,赵志铭对他避之不及,除了每周必须来看他一次向爸妈汇报一下他们的邻居家小宝贝正在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养膘,其余时间都用来陪他同系的学长泡图书馆——等一下?


苏汉伟痛心疾首,妈的死给。


南东贤看着苏汉伟明显开始神游天外的恍惚眼神,拍了拍他肩膀补上了最后一击:


“他想亲你。”


“……”


“而且,你也想被亲。”


苏汉伟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伸手就开始撸袖子:“南东贤你看我揍不揍你!”


南东贤缩了缩脖子,像只小动物一样眨着无辜的眼睛看苏汉伟,他的眼神一向温柔,是和陈圣俊独属于苏汉伟的坚定到让人沉溺的温柔不同,那种孩子般纯真的水灵灵的温柔会让人对他根本凶狠不起来。


苏汉伟突然有点理解了他们的打野会什么会这样缠着小辅助。向人杰那样轰轰烈烈惹是生非的性子,在柔和得泉水一般的南东贤面前,是会慢慢偃旗息鼓然后心甘情愿沉稳下来的。


他最后还是伸出手,像个大哥哥那样拍了拍南东贤的头:


“得了。你先去洗澡,我再自己想想。”


南东贤依言起身就要去拿换洗衣服,苏汉伟赶在他关浴室门的最后一刻喊住了他:


“你今天好像和以前不一样,特别开心?”


南东贤回头:


“大概是发现了……自己一直喜欢的人,好像也喜欢自己。”


卧槽,苏汉伟骤然一惊,尔后后怕地抚胸感慨:


幸亏我在摩天轮上阻止了向人狗,不然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爱情的东贤就要被猪拱了,现在该指不定多难受呢。


 


此时隔壁的猪……不是,隔壁的向人杰正崩溃地趴在床边和陈圣俊大眼瞪小眼:


“祖宗,你给我留半边……不,就一个角落行吧?”


“不行,”呈“大”字型方方正正霸占了整张床的陈圣俊立场异常坚定,而且咬字异常清晰,“我要苏汉伟来陪我睡。”


“你可别吧,你今天让苏汉伟陪你睡了,明天就要去学校后厨的下水道捞你。”


“那我不睡了,你来教我普通话。”


“……”


向人杰把拳头紧了又松,在心里默背了整整五遍二十四字价值观再唱了五遍我们都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然后默默起身,推门出去直接右拐砸响了隔壁的房门。


 


“……人杰?”柯昌宇打开房门的时候一脸疑惑,“这么晚了,你们还没睡?”


向人杰尽量控制自己目不斜视不要去看柯昌宇T恤领口露出来的红痕和房间床上背对着门明显没穿上衣睡觉的徐铭枢,轻松地说:


“借把刀,陈圣俊发春了,我准备给他动个小手术。”


柯昌宇低低笑出了声:“别闹,小q在睡觉——”


他话还没说完,本来应该在床上躺尸的陈圣俊突然磕磕绊绊地跑了出来,越过向人杰,浑身酒气地就想推开柯昌宇往他们房内撞,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喊着:“苏汉伟,要和苏汉伟一起睡。”


“腿哥……?”稳稳当当地躺在床上的徐铭枢终于还是被这动静闹醒了,他坐起身,揉着眼睛一脸疲惫又不解地望向门口,刚醒的声音还沙哑得不行。


向人杰暗叫不好,揽过陈圣俊就要道别,柯昌宇却伸长手挡住了他们,另一只手推了推眼镜,然后露出了他标准的,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


“既然来了,就坐一下再走吧?”


 


第二天清早,苏汉伟神清气爽地和南东贤一前一后走出房间,扭头看见向人杰正好也从房间出来——眼窝深陷,黑眼圈和淡青胡茬交相辉映相得益彰,额头上一张长纸条直接垂过了整张脸迎风飘荡,上面大大方方写着“我是傻逼”。


苏汉伟还没来得及开口,脸上贴着“智障基佬”的陈圣俊就跟了出来。


苏汉伟:“……你俩不用把自我介绍贴脸上的,真的。”


南东贤刚想询问怎么回事,柯昌宇就最后一个从房间悠然踱了出来:


“早上好,”他平淡地解释,“晚上睡不着觉,就斗了个地主交流感情。”


“对,”向人杰忙不迭点头,“腿哥一手对三压王炸的瞎几把出牌技术让我们自叹不如,我们已经决定回去再好好和腿哥学习一下了,共同切磋共同成长。”


陈圣俊倒是没有接腔,他一双黑曜石一样的瞳孔自从锁定苏汉伟那一刻开始就没挪过,就静静站在那儿,不靠近也不逃避,那一对挑起来的眼睛好像要直直看进人心里。


南东贤轻轻推了苏汉伟一把。


苏汉伟咳嗽一声,强迫自己对上了陈圣俊的视线:“你昨晚做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不多,”陈圣俊诚实地摇摇头,他昨晚几乎没睡,剩下的醉意都是被柯昌宇吓醒的,现在头疼欲裂整个人都不太清醒,“喝多了,难受,不记得。”


“哦,那你去死吧。”


苏汉伟所有的勇气和尝试就此止步,他扭身离开,陡然加快的脚步让他只能听到耳畔呼啸的锐利风声。


也就自然忽略了陈圣俊惊讶的呼喊,南东贤焦急的挽留,向人杰磕绊的解释,和柯昌宇微弱的叹息。


 


早晨对话之后苏汉伟就单方面拉开了和陈圣俊全面冷战的序幕,具体措施包括微信不回电话不接对话压缩到全部用“滚”回应,陈圣俊撒泼打滚用尽了浑身解数,也没能让苏汉伟在行程的第三天给他任何好脸色。


晚上柯昌宇的计划是去当地一个很盛大的庙会,据说惯例会放的烟火是当地祖传的匠人一点一点手工制作的,每年都有不少新意,很值得一看。但奈何苏汉伟这一天的非暴力不合作,几个人兴致都没有很高,柯昌宇说着不如行程取消早些回酒店休息,陈圣俊突然强硬地插了进来:


“要看,”他说,“要和你们,和苏汉伟一起看烟花。”


他的眼睛里倒映着漫天星光。


柯昌宇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几个人还是来到了灯火通明的庙会,熙熙攘攘中,徐铭枢说要和柯昌宇放花灯许愿,南东贤提出去抓金鱼后也没管向人杰的回应拖着他就灵巧地消失在了人群中,最后还是剩下陈圣俊站在了繁星之下,身边是偏着头不肯看他的苏汉伟。


陈圣俊伸出手握住了苏汉伟的,果不其然被一把甩开。他更用力地又重新握了回去,然后俯下身把头搁在苏汉伟肩膀上,轻声开口:


“酸伟傻瓜,我什么都可以忘记,就是不会忘记喜欢你的。”


他的中文还是不标准,叫苏汉伟的名字带着黏糊糊的口音,语调错位,断句奇怪,尾音上扬。


他们之间弯弯绕绕这么久,从好心的陌生人到室友再到配合默契的双c,陈圣俊还是那个斑驳楼道里羞涩的少年,小心翼翼说着“我来吧”;苏汉伟也还是那个空荡寝室门口神采飞扬的男孩,理直气壮命令“宠着我”。


“你以为喜欢我就可以了吗?”苏汉伟难得安静下来任由他抱着,“你还得宠着我。”


“好,交给我吧。”


烟火骤然炸开在漆黑的夜幕中,明暗闪烁之间苏汉伟感受到陈圣俊摸索着给他的无名指套上了一个冰冷的指环。


然后他回过头,和陈圣俊交换了一个吻。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


 


七天时间过去,一同出去的六个人成功由一对人民公敌变成了两对,南东贤和向人杰还是不远不近地不知道到底什么进展,当然这其中有一大半归功于苏汉伟即使脱团了也依旧不屈不挠地从中作梗维持他荣誉团员的守则。


向人杰和陈圣俊咬了无数次耳朵质问他怎么回事,陈圣俊摇摇头,回答:“听不懂,听不懂。”


听不懂你妈。


向人杰从未如此真情实感地希望以后每一盘对面都能把下路杀穿,最好是领先几百刀可以肆无忌惮越塔杀的那种。


陈圣俊和苏汉伟说开之后倒是根本不担心南东贤,更何况他从苏汉伟那里得知南东贤已经有两情相悦的人了,也就乐得看向人杰吃瘪,他甩着膀子和小儿麻痹患者一般大步上前,揽过还在和南东贤哥俩好的苏汉伟就在他脸上响亮地啵了一口。


“我操你妈啊!”苏汉伟嫌弃地一把把他推开,刚打算再补几拳,前方就传来了熟悉的呼喊:


“小……小伟?”


是他从小听到大的声音,可这次除了他已经很习惯的亲昵与喜爱,还有他无法忽视的震惊和愕然。


苏汉伟抬起头,果不其然看见了在寝室楼下站着的,拎着大包小包明显是来看他的赵志铭父母,和他们身后疯狂示意他先把陈圣俊赶走的赵志铭。


 


当天晚上苏汉伟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那边冷着声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下周末之前必须回家。


苏汉伟心惊胆战地挂了电话,就算还没有和父亲正面对话,他也在听筒中隐隐约约听到了杯子碎裂的声音,而且极度怀疑那就会是回家后自己的下场。


陈圣俊蹑手蹑脚走到他身后,说:“我也要去。”


“去个屁,”苏汉伟不耐烦地推他,“去了我爸第一个摔你。”


“摔我?”陈圣俊不太理解这其中的深意,但他还是坚持,“我要去,见家长。”


“……见家长是你这么用的吗?少他妈给我添乱,我爸妈压根不想见你。”


“我知道,”陈圣俊习惯性地伸出手,把苏汉伟整个圈进怀里,然后小狗一样蹭蹭他的脸,“我想要陪着你。我们一起。We。”


苏汉伟瞪着眼睛和陈圣俊僵持了一会,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伸出手回抱住了他:


“别we了,你还是先想想你是想被板砖砸头还是被分尸炖汤吧。”


 


很多年后,苏汉伟都不忍再去回想第一次带陈圣俊回家的惨烈,他们家鸡飞狗跳惊动了半栋楼和刚好巡视过这一带的居委会红袖章,最后在短短五天内全小区的人都知道了苏家小儿子跟了个帅气的韩国胖子,也让苏汉伟在短短五天内被他爸直接怒吼了两次,并在电话里得知他们家的瓷器已经全部身亡,无一幸免。


幸好大学翘课久了要退学,假还很不好请,苏汉伟真心实意地给坚决不肯因为不说具体理由的家庭个人原因给他批假的辅导员道了个谢,说:“我也不知道我爸妈为啥非得让我回去,我们现在学习时间这么紧张,还满心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真是太不应该了,谢谢老师今天对我的警醒与栽培,我会把它当成我一生的明灯。”


但他还是会忍不住想起到家的那个晚上赵志铭直接冲进来站在客厅大声叫唤喜欢男生怎么了他也喜欢他学长,向人杰和柯昌宇相继给他爸爸打电话开头第一句话就是叔叔我们很理解小伟我们也有男朋友现在很幸福,南东贤甚至给他妈妈拨了个视频谆谆善诱——用他那副非常具有欺骗性又很得长辈喜爱的乖小孩模样。虽然这一波集体出柜差点让他爸直接报警也差点让赵志铭断了腿,但这确实无限压缩了他爸妈接受陈圣俊的时间——比起这一帮子狐朋狗友的丧心病狂,只会用韩式普通话喊“酸伟可爱”的陈圣俊不知道顺眼了多少倍。


当然还有,看见伯父扔东西过来第一反应是俯身去帮苏汉伟挡着,在苏汉伟家客厅跪着一遍遍信誓旦旦说要和苏汉伟一辈子的陈圣俊——他在灯光下的剪影已经宽阔高大了起来,遇见苏汉伟之后,他迅速抽条生长,然后不容抗拒地扎根在了苏汉伟栖身的地方,为他撑开了一片小小的天地——


“他妈傻逼,你在我妈好不容易过来问你渴不渴的时候叫她‘妈’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搞死我们?!”陪陈圣俊在客厅跪了一晚上腰酸背痛的苏汉伟拼尽最后的力气给了陈圣俊一巴掌。


 


“酸伟~在想什么?”陈圣俊突然探过了头,已经皱巴巴的小老头面容还是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英气。


“想你过了大半辈子智商怎么还是这么令人堪忧。”苏汉伟凶巴巴地怼回去。


“不过真好,我是和你一起白的头。”




苏汉伟side END

评论
热度(103)
  1. AAA柒鲤子酱 转载了此文字
    真好 我是跟你一起白的头
©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