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

【现欧】和舍友谈恋爱之前考虑一下其他单身舍友可以吗

我靠

柒鲤子酱:

原作@网易王三三 的寝室系列
这一对真的甜!含泪安利,童叟无欺!!


最后意思意思感谢一下给我塞安利的傻逼同学吧 @晨曦微露 


1、
寝室第一次舍聚的时候,是在天气刚好猝然转凉的十月中旬。
倒也不是什么室友情深的证明,大家刚相处一个来月,中途不是累成狗的军训就是互不交流的十一长假,相互之间只能说是没有冲突,只是现充事儿逼的性格使然,冥冥之中就觉得寝室应该一块聚一次,提议出来除了欧神也没有其他明确反对,主席更是出乎意料大力支持全责操办,这事儿也就定下来了。伟哥和现充美滋滋当着甩手掌柜,被主席勒令去规劝正耷拉着眼皮骂队友垃圾的欧神。
“你们一定要让他迷途知返,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没有这么严重吧?”伟哥快速望一眼带着耳机喋喋不休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他们的欧神,站出来打了个圆场。
“怎么没有,”主席推一把从塌陷的鼻梁上滑落的眼睛,“年轻人认识不到人际关系的重要性,以后出了学校怎么得了。我们是室友当然无所谓,社会能这么包容他吗?幸好是小欧本质不坏。”
“他姓欧阳。”现充忍不住插嘴。
伟哥瞅瞅主席开始发紫的脸色,又看看云淡风轻观察自己圆润手指甲的现充,当机立断把主席推出了寝室,然后扭身摘下了欧神的耳机。

“我想要我老婆的画集。”明白伟哥的来意后,欧神眨巴着眼睛蹲在座位上,毫不委婉地要求。
“……我为什么会有你老婆的画集?!你不觉得自己头上有点绿吗?!”不看剧也不混二次元的伟哥自然而然就以为欧神是在指自己现实生活中的女友,毕竟他的颜值摆在那,即使足不出户也会有妹子上门来求微信。
“……他是说新垣结衣。”现充叹口气,也上前一步。
“那是什么?”
欧神恨铁不成钢地扫了他一眼,体贴地降低了要求:“给我五百块钱。”
“……滚。”

最后还是现充出马搞定的,虽然谁也不知道他俩私下到底达成了什么交易,结果总归是皆大欢喜。欧神信誓旦旦答应那天他绝对会准时出现在餐厅,其他人才放心地直接从教学楼提前过去点菜。
等短袖短裤,被冻的双眼发红的欧神吸溜着鼻水瑟瑟发抖推开包厢门的时候,余下三个人拆碗的手都停滞了一下。
“……又升温了?”伟哥试探着问。
“没有,实时温度十二度。”现充看了眼手机。
“外面还刮风,体感温度更……更低……”欧神抱着手,哆哆嗦嗦补充。
主席:“……”
像欧神这种连军训都只用一天就让自己成功中暑,此后就在寝室靠假条歇了半个多月的顶级宅男,天气预报对他来说就像国际形势一样无用。更何况他有时候会喜欢窝在被子里打游戏,夏天没有条件就把空调开到十六度创造条件,这天天气骤降到十几度恰恰是符合他过夏天的生存环境的。
“所以你就不疑有他,穿着夏装就出门了?”
“阿——阿啾。”
“为什么不上去换衣服?”
“啊,爬楼好累。”欧神揉揉发红的鼻尖,给自己倒了杯热水,跳过了这个话题。

吃饭的时候围在小小的包厢里,杯盏交错间也感觉不到什么凉意,等到酒暖翻饱要埋单了,欧神才搓搓自己细白的胳膊,低着头像一只瑟缩的大金毛。
现充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他今天配的是衬衫搭针织外套——恰好是多一分少一分都别扭的完美衣着,在自己身上是熨帖,也意味着他要是脱了外套出去就要自个受冻。
主席四平八稳地坐着,不动如山;反倒是伟哥一直担心变天,穿了毛衣不够还加了件厚外套,正热得不行,随手就把自己的外套递给了缩在座位上的欧神。
“不行,”现充鬼使神差伸手挡了回去,“我叫车,我们打车回去。”
然而千算万算,还是漏算了路边等车的这一段,现充看着还是套上了伟哥外套的欧神,差点把自己的牙咬下来。
欧神身形和伟哥倒是差不多,奈何身材比例好,常年不出门皮肤又白的反光,穿着不搭的外套蹲在路灯下朝手里哈气的时候,周边也有妹子指指点点嬉笑着走过。
现充“啧”了一声,也走到路灯的黄色光晕下,挡着了那个人的背影,两个人的影子在寒风中重叠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让现充有点小小地开心起来。

回宿舍之后的一个星期,除了欧神所有人都发现现充心情有些不好,还经常意味深长地盯着伟哥借出的外套沉思,伟哥一开始以为是两人共穿一件外套戳了这位处女座室友的雷点,就认认真真把自个外套洗了三遍,怕不妥还去找学姐借了点香水上上下下喷了一遭。
现充又围着他的外套转了一圈,深沉地说:“扔了吧。”
“扔了你赔啊?”
“好,微信还是支付宝?”
“……?”

2、
第二年舍聚的时候,恰好也是夏末秋初冷起来的时间,大概就像是什么传统,四个人把这个日子也按部就班过了下去。为了避免去年的惨剧再次发生,现充特意穿上了一件偏厚而且绝对符合欧神身材的毛呢外套,即使在剧社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盯了一下午也岿然不动。
从社团活动室赶到餐厅已经晚了,正襟危坐穿着全套西装还打了领带的主席,这次学乖了毛衣外没加衣服的伟哥和规规矩矩穿着夹克外套的欧神诧异地望向脸被热气蒸得通红,暖融融还带着层薄汗的现充,颇有默契地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你这是……剧社排练走秀呢吧?”伟哥习惯性出来打破沉默。
现充没理他,几步跨到欧神面前:“你今天怎么穿了衣服?”
“……你这话我没法接,”欧神挠头,“这样搞得我很像什么拍小电影的。”
坐在他左边的主席清了清嗓子,敲敲碗示意现充赶紧入座好让他开始他的餐前演讲,现充扫了一眼欧神右边的伟哥,伟哥咽咽口水,自觉向旁边挪了一个位。
这顿饭吃的有些压抑,就连主席这种没有眼力见的人都感受到了现充的低气压,所有人都埋头自保的时候,欧神戳了戳现充的腰。
“外套脱了吧,不热啊?”
现充不搭理他,自顾自夹了块鱼。
“是生我的气?”欧神莫名其妙,“那我晚上带你吃鸡吧。”
正在气头上又羞又闷的现充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吃谁的?”
主席:“……”
伟哥:“……”
欧神:“……对不起,我以后说鸡不带吧了,这件事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

这一晚回去欧神果然领着现充吃了一晚上鸡,是字面意义上的一晚上,伟哥在旁边围观了全程,从来没有一局他俩的屏幕上没有出现“大吉大利,晚上吃鸡”的标语。
“你有没有想过去打职业?”伟哥真情实感地问。
“啊,没有,”欧神认认真真回答,“我觉得他们都太菜了。”

3、
第三年秋天开始的时候,主席已经自觉订好了餐馆,先行去点菜了;伟哥上完课直接过去,顺口问了句同在教学楼的现充要不要一起。
“不了,我先回寝室去叫下欧阳,怕他又不加衣服,一会我们一起过去。”
伟哥转身离开,看着自己形单影只的样子总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悲伤情感往外泛,等他都快走到目的地才反应过来——
“他妈你脸上那诡异的温柔的笑是什么玩意儿?!你们俩是在谈恋爱吗?!!”

现充回到寝室顺手打开了灯,发现欧神居然蜷成小小的一团睡得正香,他走过去蹭了一把那人染成棕色的头发,触手的感觉出乎意料得柔软。
“还睡啊?起床去吃饭。”
“……别,我昨晚通宵了。”被子下的人闷着声音回答。
“又通宵?”现充皱了皱眉。
“妈的对面那个盲僧骂我,我用了一晚上教他做人。”
现充等了会儿,床上的人没有丝毫要起床的打算,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字正腔圆地报告:“gakki结婚了!公司发通告了!”
床上颤颤巍巍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反应倒是比第一次窜起来喊着要提刀护妻的小孩镇定了不少。
现充想了想,又喊了一声:
“我喜欢你,那种喜欢。”

“蹭”得一声响,床上那一团猛地坐成了直立状态,一头乱糟糟的毛直指天花板,呆楞无神的眼睛反而显得有点可爱。

4、
大学最后一年主席看着空空如也的寝室万分不满:“怎么的?今天不是舍聚日吗?他俩人呢?”
伟哥从床上探了个头出来:“老高和欧阳?他们去过一周年纪念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妈的死给。”

END


评论
热度(296)
©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