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

【瓶邪】《听取呱声一片》(无聊日常,一发完)

碎碎九十三:


《听取呱声一片》




刷朋友圈的时候,我看到秀秀晒了一个九宫格,本以为是什么古董,没想到点进去一看全是一只卡通青蛙的图片。绿色的小青蛙或是在看书或是在旅行,简单的图片看不出有什么玄机。

我留了一个问号,秀秀解释说这是一个游戏,叫旅行青蛙,非常治愈,而且佛系。

我看着这只死鱼眼的青蛙,怎么看怎么觉得丫像某个人,忍不住下了一个,想看看这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到底是怎么治愈的。

看新手介绍的时候我没觉得这游戏有趣,甚至还有点无聊,玩它几乎不需要任何技巧。平时就是收一下门口的草,给青蛙打一个小包包,准备吃的和用的,然后小青蛙就会自己背起行囊,一个呱走走停停,到处旅行。

当然真正玩起来以后我才发现了这个游戏的好玩之处,那就是这只呱离开的时间是不可预料的,它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有时候待在家里一天也不出去,有时候一出去就是好几天,你完全无法掌握它,回来的时候它会给你带一些土特产,还会寄照片给你看。

玩了好几天,我的呱开始给我带回一两个朋友,我收割着三叶草,有一种莫名的孩子终于长大了的错觉。每天像个老父亲一样朝桌子上摆吃的用的,生怕这孩子出去玩饿着自己,或者吃不够就不回来了。

我越玩越觉得这只青蛙很熟悉,可这种熟悉的感觉吧还一时半会想不起来,给我急得抓心挠肝的。

“小哥,你把这萝卜削一下,一会煮汤。”胖子丢了两条萝卜给闷油瓶,让他把萝卜皮给削了,再改改刀。

我闻声抬头,看到了正在用小刀削萝卜的闷油瓶,连忙低头看向手机里那个用小刀削木头的青蛙——我去,这两个家伙居然突破了次元壁,微妙的融合在了一起。

好,决定了,就叫你张起呱了!

我愉快的给原本叫小呱的青蛙换了一个名字,这真是太符合闷油瓶的形象了,还他妈是一只青蛙,让人感觉到了生命的流逝——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闷油瓶和张起呱在行为模式上确实没什么区别,他们都喜欢背上小包包去跋山涉水,而且形迹缥缈,有时候巡山三天就回,有时候一个礼拜也不回,回来的时候还都会带点东西给我。

至于他们俩的日常生活,无外乎就是吃饭睡觉看书记录打豆豆,张起呱看个书能看一下午,闷油瓶喂个鸡能喂多半天。

不过明显是张起呱人缘更好,不论是小福蝶还是小呱牛,它的旅程中总是不缺少朋友的,还会很唯美的摆姿势拍照片。闷油瓶就不行了,他遇到的动物基本没有活路,要么变成了肉干,要么变成了火锅。

也许是我起的名字引起了微妙的玄学,我发现张起呱和闷油瓶的行动在某些时刻也会重合,比如闷油瓶离开去巡山,张起呱就也去旅行了,闷油瓶巡山回来,点开游戏会发现张起呱也差不多快回来了。

有时候闷油瓶老是不出去,我的呱也不出去,它不出去玩就没办法给他爹我带特产和抽奖券。为了养好我的呱,我开始会蹿腾闷油瓶出去走一走,晚上再回来,这样张起呱又能出去玩,又不耽误带礼物回来。

闷油瓶哪知道我在手机里养了一只青蛙,他只当我没事抽风呢,反正在家里也待不住,干脆按照我的意思出去走走再回来,总归在家待着也没啥事干。

这个游戏的好处是不需要全天候的盯着,收割草的过程也很迅速,玩的人也不会显得很沉迷游戏。我玩了一个多礼拜,除了我自己谁也不知道我在玩这个游戏。

张起呱会暴露完全是我自己的问题,它某天带上了一个馅饼出去玩,然后一个礼拜都没有回来。我天天盯着那间空荡荡的小木屋,瞬间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小王八蛋连张明信片都不给我寄,丫不会也准备走十年再回来吧?

它不回来,我看闷油瓶都不顺眼,主要是想起了他的黑历史,家里有什么不好的,有吃有喝有我,他还没事朝外跑,外面有什么?家花没有野花香?

“我的张起呱啊,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把手机顶在脑门上,哀叹了一声,胖子路过没听清,以为我说的是张起灵,就道:“小哥不就出去喂个鸡,你瞅你矫情的,离开他一会还不行了?”

“去你妈的,我没说他。”

“啥?你说的不是小哥,那你说的是谁?”胖子故意装作吃惊的样子,捂住了嘴巴,“你外头有人了?”

我朝地上啐了一口,让他少胡说八道,我这些天最远只到过村西头,外头有个屁的人,要说闷油瓶外头有狗了还差不多,他最近出去的更频繁了,个夜不归宿的老男人。

正吵着嘴,闷油瓶喂鸡回来了,胖子朝我的方向努了努嘴:“醋瓶子打翻了,快哄哄吧,别让他做妖了,胖爷我承受不来。”

我朝他竖中指,他朝我竖了两个中指,闷油瓶见我一脸郁卒,从兜里拿了一个信封递给我,道:“给你。”

我以为是人家寄给我的信,拆开发现里面是一打明信片,各地风景都有,背面没有写地址,只在邮票上盖了纪念的邮戳。我问闷油瓶:“小哥这什么啊,谁寄给我的?”

闷油瓶道这是纪念明信片,他托人收集了带回来的。我一愣:“给我这个干吗啊?”

“你上次说想要。”闷油瓶翻出了我上个月发的朋友圈,拿给我看。那天我的呱给我寄了一张很漂亮的风景照,我没忍住截图发到朋友圈上了,还写了感谢我的呱特别寄给我的风景明信片,如果能多寄几张就好了之类的话。

就为了这条朋友圈,闷油瓶居然专门打电话给不知道哪里的朋友,要了这么多明信片给我。我攥着明信片感动的要命,连张起呱没回来都不生气了。

晚上休息的时候闷油瓶问我为什么最近老叫他张起呱,我哭笑不得,只好说了实话,给他看了张起呱本尊。

他看完了倒也没说啥,第二天自己偷摸下了一个,给里面的青蛙起名为吴呱,还他妈的截图发了朋友圈。



评论
热度(1356)
©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