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

【舅夜/康笨】百万雄师过大江(2话完结)

为您爆灯!

半日无言。:

电竞老油条退役脑洞,接续《十万嬉皮》的甜饼特别篇。


智障演员陈圣俊 & 戒网法王苏汉伟。


抢龙指导向人杰 & 人妻教练南东贤。


性冷淡解说柯昌宇前排征婚。




——




Chapter 2


[爱我,就现在。]




六点钟起床开始,南东贤就被一村的摄像头无缝聚焦,除了上厕所保有基本人权以外,几乎时刻和长枪短炮大眼瞪小眼。LPL的化妆师依旧婆婆妈妈,比定妆照麻烦多了,光发型就吹出半小时来。


他心不在焉地刷起群聊,中单同志的前线反馈除了报菜名就是报菜名,向人杰是天没亮就出了门的,直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然后手机就响了,是特别关心提示音。


“给你点心理准备,别过来之后被帅晕了。”


消息来自人模狗样的新郎,配图是一张……非常富有想象力的自拍。




一村借着变焦窥了个屏,刚要问是不是高晓松又发了微博,楼下突然就叭叭叭一阵鸣笛,拉开窗帘儿看过去,一米八的台柱子正举牌站在底下。按照国内习俗,韩国小网红负责的是送亲环节,灯牌大概是苏汉伟亲自操刀的,“娘家人”仨字儿一刀切下去俩,就剩个端端正正的“娘”,在陈圣俊胸口闪亮。


演智障确实挺像的,这个不动如山太精髓了。




南东贤把造型做完,趁着接洽人员寒暄的功夫,摸到角落去抽了根烟。量体裁衣的正装极为熨帖,没什么欺骗性设计,长腿窄肩勾勒无遗。美中不足是领带打得太紧了,穿惯了松垮队服,任哪个电竞选手都遭不住这个,南东贤掸了两下烟灰,瘦削手指在领结处拉扯一番,半张脸都藏在吐出的白雾里,下颌弧度凌厉。


“咔嚓。”


快门就这么暴露了方位,抓拍后来刷爆了整个电竞圈子,连制作纪念相册的时候,众人都纠结许久。


“这张不像结婚,像道上的小少爷。”




整个婚礼现场搞得相当中二,坐席排布参考了召唤师峡谷,标记的桌牌无非是红爸爸蓝爸爸,F4F6。向人杰说给苏汉伟留了个好地方,瓜皮中单还真就信了,捏着分布图到处搜寻,终于发现了一个遗世而独立的酒吧凳。


火红火红的,一米六无法攀登的那种。


“向人杰你个醋森。”他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还没想好怎么坐上去,突然发现椅子后面贴了四个大字。




爆裂果实。


……


苏主任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给皮皮向的大脑通上高压电。




鉴于流程设计由向人杰一手操办,他在接亲方面给自己省下了许多周折,苏汉伟说这样显得没诚意,于是增添了一个“简单而不失趣味”的小环节,算是唯一不在新郎掌控的部分。


向人杰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但他没想到会这么扯。


苏汉伟仗着现场有LED大屏幕,直接开了场5V5全明星。


十盲僧的那种。




大概是考虑到电竞选手骚话太多,场面容易失控,婚礼司仪直接敲定了知名性冷淡柯昌宇先生。第一句还是“观众朋友们”,想了想不对,又改成“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解说和主持果然是隔行如隔山好吗。柯昌宇自己是想吐槽的,但大喜日子只能说吉利话,类似于“我觉得自己风格比较契合白事儿”这种话,还是以后再和他们坦白吧。


“请在OB视角中找出自己的另一半,计时开始。”




???


向人杰看了一眼ID,Clearlove1到Clearlove10,人群中他第一眼认出来的是明凯,但这屁用没有,甚至有点像出轨。


别问我为什么,KDA已经说明了一切。


“66666666666。”向人杰一拍大腿,突然站了起来。


柯昌宇把眼镜往上推了推,音调仍旧没有起伏,“这位新人请冷静,我知道我6。”


“我说6号,心动男生,老子爆灯了。”




南东贤从电脑屏幕后面探出头,竖起的食指抵在唇边,分明是又气又恼的模样,却还带了点儿发号施令的意味。摸眼回旋踢操作失误,直接团战里开了个扫眼,南东贤有些懊丧地憋了憋嘴,这事儿传出去还要不要混了。




向人杰自个儿是不怎么要面子的,但有人脸皮薄,他就有理由护着。他大言不惭地说全凭默契,闹得嘉宾席里一阵哄笑。大家伙像逮住个孔乙己似的你一言我一语,还顺水推舟让向人杰吹了一瓶啤的。湘潭汉子喝酒有点上脸,以至于交换戒指的时候活像个麻辣小龙虾,苏汉伟在底下趁机就补刀,说你这爆的什么灯啊,红灯吗。


“蹬灯等灯,瞪灯等蹬,蹬灯等灯,瞪灯等蹬……”


陈圣俊的中文在这一刻达到十级,实时献唱一首西游记片头曲,全声调无miss。


全程OB的司仪腿忽然想起《功夫》那部电影,星爷有一句话说得直击心灵。


“我靠!都没有一个像人的!”




台上的小两口没有立刻接吻。


《婚礼进行曲》被猝不及防替换成燃情调子,彩带不要钱似的往下洒,香槟也不知是那一桌先开,老一辈的LPL解说突然就接过了麦克风,仍是熟悉的慷慨激昂,刹那间喧哗就占据了主场。


“让我们…”


“恭喜WE——!”




许多人在混乱中心照不宣地亲吻彼此,有试探也有侵略,缱绻着截然不同的炽热或温和。柯昌宇认识其中的大部分,曾在赛场上交锋的老油条们,以及作为解说员淡漠旁观着的后生。生命里的意外实在太多,就好像事情是没办法解释的,为何他们在鼠标键盘的交道里爱上彼此,为何有些人足够幸运,为何有些人命中福薄。




他突然想起2017年的夏天,被抓去给抽签仪式的宣传片读稿子,习惯于毫无起伏的和缓音色,但有些话终究起了波澜。


“我只知道胜利了就要去欢呼,有梦想就要去追逐。”


那喜欢呢,要做什么。




柯昌宇在漫天飞舞的破碎彩纸中穿过人群,酒杯端得很稳,神色仍旧安然,像是盛大狂欢中静止的一帧,朝着某个光源无可救药地靠近。故事开始得有点晚了,就像他大学时代才想起打职业,但并非是没有希望的,听天由命,谁知道呢。




喜欢啊,那就开个花出来看看吧。

评论
热度(131)
  1. 爱与奇异果半日无言。 转载了此文字
    加油奇异果
©AAA | Powered by LOFTER